睡一晚初中生有联系方式

来源:中国贸易新闻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睡一晚初中生有联系方式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0年12月12日讯】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完全归零,这是中共宣称的2020年“大幅压降”互联网金融风险的一大成绩。但是,那些巨额债务怎么办?是不是同时也被清零了呢?
我们先来看看两则最新的P2P难民维权消息。第一则,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中国各地金融难民行动起来争取人权。他们到北京和各地省府打出“病毒天灾,玖富人祸”、“篡改合同, 金融诈骗 ”、“金融创新失败,岂能嫁祸百姓非吸!”等口号。
第二则,12月7日,约4000名玖富普惠平台受害人到玖富北京总部维权,高喊“玖富还钱”、“玖富诈骗”,一度跪地请求立案。警察殴打维权民众,喷辣椒水,把维权民众拉上大巴车。(工商资料显示,玖富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2亿元。今年8月,平台突然中止还款,造成34万出借人血本无归,涉案金额300亿元。)
从这两则,可见P2P危害之一斑。事实上,从国内第一家P2P公司2007年6月成立算起,P2P行业从无到有,进而遍地开花,再到“雷声滚滚”,最终清零落幕,前后不过短短13年。落幕之后,满地狼藉,例如:8月,中共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公开表示,截至今年6月,网贷平台“还有出借人的8000多亿元没有回收”(实际数字应更大,因为一些P2P公司用诸如烂尾楼之类的东西虚假还债)。
11月21日,中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表态,将以“零容忍”态度依法严肃查处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恶意转移资产、挪用发行资金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维护市场公平和秩序。
然而,P2P难民显然不在中共的所谓“零容忍”范围之内。P2P这场丑剧本身,就是中共导演的一茬“完美”的 割韭菜 。对此,本文给出三点理由。
2007年6月,中国第一家网贷平台——拍拍贷宣布成立,向海外P2P公司学习,做着提供借贷双方撮合的生意(信息中介)。之后多年,这样的创新模式与业务并没有在中国掀起什么波浪,全国活跃的平台不到10家,截至2011年底月成交额平均大约5个亿,有效投资人1万左右。(在世界范围内,因P2P风险过高,P2P罕有进展,美国对P2P还有严格监管。)
然而,种种原因(其中一种解读,见“业内人士披露P2P 爆雷 是中共设计的阴谋”,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8/9/3/n10687500.htm ),中共终于开闸了,2013-2014年成为了全国各大主要城市出台“促进互联网金融产业发展”政策最密集的年份,并延续到2015年。下图梳理了部分互联网金融政策。
这彻底改变了P2P行业无法破圈的现状。据数据显示,2013年P2P借贷平台数量达到514家;2014年达到2,238家;2017年鼎峰时期,P2P网贷平台高达5000家,当年5月底,网贷余额逼近1万亿元大关,当月成交金额高达2488亿元(讽刺的是,2017年正是中共宣布加大力度监管的一年)。甚至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等平台纷纷排队在美国IPO上市。
其一,P2P平台共出现三波 爆雷 潮,第一波出现在2013年,恰恰这时,中共开始放闸。面对监管空白,中共没有及时研究、提早布局、防范风险;而且,对第一波爆雷潮视而不见,致使2014-2016年出现第二波爆雷潮,才被迫于2016年启动监管。中共故意留出了3年的监管空窗期,是何居心?
其二,一方面,即使中共启动监管,相当一段时间,监管政策却在助长市场恶习。例如,问题爆发后,监管层只是督促P2P平台尽快完成资金兑付,而不是实质性的去纠正P2P平台法律定位(信息中介)与实际职能(信用中介)的错位,解决P2P提供担保和刚性兑付承诺的致命缺陷。
另一方面,即使《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2016年正式出台,对P2P信息中介的职能定位作了明确界定,并陆续出台多个指引文件,但是,执行乏力,P2P平台内部仍然继续从事着资金池、自融、期限错配等业务,风险持续发酵。
也就是说,左手中共监管,右手P2P野蛮生长。这些,直接导致了P2P平台2017年底以来的第三次爆雷潮。中共监管终于“有效”地把局面引发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于是,2019年开年,出台《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提出“清退”为主、转型为辅的监管思路。2020年,最终强制P2P平台全部清零,却对如何处置不良资产、如何善后语焉不详,反而指责受害者的贪婪与无知,成功甩锅。
此外,中共还为P2P借款人逃废债,设置了一个法律上的伏笔。今年8月20日,最高法修订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为4倍LPR,即15.4%,较此前24%和36%的利率基准大幅下调。按照新规,P2P借款人可以过往业务利率超过新规上限为由,不还钱。
其三,中共不去有效监管,除了上述宏观政策层面之外,更直接的表现在各地工商、金融部门的不作为。
大纪元记者仔细检查1409家爆雷P2P的工商信息,发现了两个秘密:1.至少九成的P2P,本应受到工商和金融部门的审查和监管;但爆雷的结果证明了,中共对P2P的审查、监管形同虚设。2.近半P2P打着“咨询”的招牌进行募资,而这种非法行为原本在工商注册这一开办企业的初始阶段,就应被工商局制止或曝光。换言之,如果没有中共当局的监管不作为,近半P2P根本就不会成立,也就不会产生后续爆雷的重大损失。(“【内幕】法院案例泄中国P2P背后隐秘”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1/19/n12562094.htm?utm_source=dable )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2018年8月,浙江2名省金融办核心成员拟提拔为省管干部的任前公示引起该省P2P受害者的关注与反弹。部分金融难民提出:省金融办副主任盛益军、省金融办人教处处长潘广恩两人作为省金融办党组成员、核心班子成员,对浙江金融秩序动荡、P2P平台大面积爆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具有严重失职渎职嫌疑,应予以调查而不是提拔;此次P2P爆雷事件尚未处理好、处理完,所有金融办相关人员不适合此时提拔、不得调离,要终身追责。
其四,众多中共官员介入P2P,巧取豪夺,毫无底线。
一些P2P平台,有政府的各种各样的宣传、各种营运证件齐全,并且还是当地的纳税明星企业,还有实体企业为其进行担保。要做到这种程度,必须要有各级官员的配合。
尤为恶劣的是,一些平台关闭前一两周还在疯狂放标、敛财。例如,2018年7月6日,杭州孔明金融突然出了一个清盘公告,清盘公告发出前没有任何的迹象显示平台将出问题。受害者张女士表示,平台反而在6月底还在疯狂地出标,满多少还有金融卡的奖励。我6月25日投入1万多,6月27、29日还投了3万多元。甚至平台关闭前一天7月5日还在放标。”
定居美国加州的华人刘小辉举报,以郑州亿诺为主体的蔡得生家族在河南境内开设多家担保或理财公司,后台是公安、政法委高官,后全部爆雷,坑害数千名群众三十多亿。他本人及亲友被骗六百余万元。他说,“如果说一个城市,发生了一起两起、甚至十起这样的诈骗案件,我们认为是正常的。但是,一个地方发生了上百起这样的涉及大规模群众的诈骗案件,那就是一些政府执法者的问题了。”(参见报导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2/5/n12598452.htm ,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2/5/n12598595.htm )
21世纪第二个十年,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异军突起,中共既想利用,又有疑虑、恐惧。2015年7月,中共央行等十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4月12日,中共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P2P成为监管重点。如前所述,中共监管的虚情假意、明管暗纵,反而加速了P2P第三波爆雷潮的发生,又制造出了大批金融难民。
对这些金融难民,中共不仅没有救助,反而打压(这也是中共的惯常做法)。中共将P2P网贷风险事件定性为“非法集资”,并制定了从上至下的高规格维稳措施。“中央层面”,由网贷整治领导小组牵头,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和互金整治领导小组配合部署;“地方层面”则由地方政府一把手负总责。实行“预防为主、全面落实、突出重点、保障安全”和“分级管理、逐级负责、层层落实、责任到人”的管理办法。
由此,我们看到,今年6月5日,数百先锋网信投资人在上海徐家汇的新华中心门口集结维权,遭到徐家汇派出所警察和黑衣警察的暴力驱赶,多位60多岁的维权老人被警察暴力推倒在地,强行拖跩到警车上,带到派出所录笔录。(先锋网信拥有若干政府颁发的牌照和证书;此前,中共喉舌央视为网信站台还进行了直播,播出了在中英互联网圆桌会议上,网信集团CEO盛佳陪同习近平出访等消息。2019年先锋网信爆雷,涉案750亿,全国的受害投资人数高达17万人,受害人讨债无门,上访维权无果。)
由此,我们看到,安徽省阜阳市公安局在《2020年上半年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工作情况》中,直接将P2P受害人的合法维权行为,认定为维稳和严打的对象。称P2P受害人“组织性、对抗性、破坏性明显增强”,“e租宝等群体网上串联趋势明显,应持续予以高度关注”。(“e租宝”于2014年7月成立,在央视等中共官媒的背书和宣传下,短短一年多就从中国民众身上骗取了近600亿元资金,涉案金额逾700亿元,近百万投资人受害。因损失惨重,维权无门,已有多名e租宝受害人自杀身亡。)
由此,我们看到,各地当局对P2P平台受难者不作为,大多数出事的平台都没立案,反而对维权的金融受害人进行镇压,不让人群集结维权。受害民众自发建了很多微信群,但封网情况严重,改用潮信也被封,后来转移到海外设立的通讯软件平台。一些人想去北京参加银监会大上访,但被警方堵在家里。
2020年P2P机构最终清零,中共完美上演了一茬地 割韭菜 。这不是中共第一次割韭菜,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在中国,经营模式变异,长租公寓类似于P2P,这会不会是又一茬割韭菜?去年一位长租公寓业内知名人士说,“长租公寓爆仓比P2P爆雷更危险”,现在看来应验了。
例如,2019年有53家长租公寓倒闭,因资金链断裂跑路的45家。今年2-4月,16家长租公寓倒闭。据贝壳研究院数据,8月份,全国有15家倒闭,杭州3家几乎同时“跑路”。11月30日,据陆媒报导,继总部位于北京的蛋壳公寓爆雷并蔓延深圳、上海、成都等多个城市后,自如公寓的北京总部也因“违约门”遭到业主房东群聚维权。
例如,12月3日,广州蛋壳公寓一租客因为被房东强制清房,点燃房子后跳楼自杀。据了解该租客今年刚刚毕业还没有工作。
中共割韭菜要到何时?苦难要到何时才能结束?既然中共不给中国人一个说法,那么,我们中国人难道不应给中共一个说法吗?!

详情

睡一晚初中生有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0

水晶之恋放几个 水晶之恋和蚂蚁上树什么意思 松岗塘下涌广场好多鸡 说说你们日过最小的女孩 水晶之恋怎么玩详解
水样年华国际水会价格表 睡一晚上一千 熟妇的荡欲bd高清 泰安万达公寓好多鸡 所有的精油推背都会飞机吗